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头条 > 正文

浙江控阀突击分掉1.83亿利润研发能力行业垫底 应收账款激增占营收104%疑放宽信用冲业绩

作者:admin 发布时间:2022-12-26 13:50:09 分类:头条 浏览:60 评论:0


导读:  来源:长江商报      记者 魏度   为了冲击A股IPO,浙江三方控制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浙江控阀”)疑似通过放宽信用冲业绩。   2021年及今年上半年,公...

  来源: 长江商报    

  记者 魏度 

  为了冲击A股IPO,浙江三方控制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浙江控阀”)疑似通过放宽信用冲业绩。 

  2021年及今年上半年,公司营业收入继续保持增长,但应收账款激增,2021年的期后回款比例大幅下降。与之对应的是,今年上半年,公司经营现金流净额仅为700万元,同比大幅下降。 

  声称打破国际垄断、高端领域实现进口替代,但与同行相比,无论是研发人员数量、占比,还是专利数量,浙江控阀都处于行业垫底位置。截至招股书签署之日,公司只有2项发明专利。 

  浙江控阀内控缺位,存在转贷、刻意帮员工避税等违法违规行为。 

  本次IPO,浙江控阀拟募资3.52亿元,其中0.50亿元用于补充营运资金。而在IPO前,公司突击分红1.83亿元,将2019年至2022年上半年的盈利全部分掉。因此,公司存在刻意圈钱嫌疑。 

  研发综合实力行业垫底 

  作为一家高新技术企业、专精特新企业,浙江控阀在研发方面的综合实力堪忧。 

  浙江控阀专业从事工业控制阀与核电控制阀的研究、设计、生产与销售,具体包括调节阀、开关阀等80余个系列,7000余个规格的产品,产品主要应用于石化及化工、生物医药、核电、空分、机械等领域。 

  控制阀为过程控制工业里的关键终端控制元件之一,属于国家战略性新兴产业产品,技术含量较高,行业整体属于技术密集型行业。 

  在招股书中,浙江控阀称,其将自身定位于中高端控制阀生产厂商,力求在技术实力、产品质量、生产管理等方面与国外高端品牌看齐,实现了多个高端控制阀的进口替代,例如公司产品应用于长征5号、7号、8号运载火箭首飞发射系统,打破了相关产品被国外垄断的局面,保障了我国航空航天发展的自主安全性。作为国家科技重大专项课题牵头承担单位研发的核1级气动截止阀与核2级气动调节阀,与上海核工院共同研制的CAP1400稳压器喷雾阀及CAP1400主给水调节阀,性能已达到国外一线品牌水准,实现了进口替代。 

  然而,即便目前在技术方面有所突破,但未来令人担忧。 

  身处技术密集型领域,浙江控阀在研发投入方面较为逊色。 

  截至2022年6月30日,浙江控阀研发人员数量为41人,同行业可比公司中,研发人员数量最少的是浙江力诺,为92人,最多的为江苏神通,为233人,行业平均数为144人。浙江控阀的研发人员数量仅为行业平均数的零头。 

  研发人员占员工总数比重方面,截至今年6月底,浙江控阀为11.36%,低于行业平均值13.50%。 

  专利数量方面,浙江控阀为47项,浙江力诺为77项,江苏神通为358项,中核科技超过百项,浙江控阀也处于垫底位置。 

  47项专利中,仅有2项为发明专利,其余为实用新型专利。 

  2019年至2022年上半年(下称报告期),浙江控阀的研发费用分别为1083.55万元、1023.59万元、1435.09万元、666.84万元,2020年的研发费用低于2019年。研发费用占当期营业收入的比重为5.18%、4.73%、4.97%、4.40%,呈下降趋势。 

  研发费率呈下降趋势,研发人员及专利数量均处于行业可比公司垫底位置,未来,浙江控阀靠什么参与市场竞争,靠什么实现进口替代? 

  应收账款为营收1.04倍 

  在冲击A股IPO的关键时刻,浙江控阀的经营数据出现异常,或将成为IPO的拦路虎。 

  单纯从经营业绩方面看,2013年,浙江控阀实现营业收入1.50亿元,对应的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0.29亿元。到2015年,营业收入为1.20亿元、净利润0.13亿元,双双下降。 

  报告期,公司实现的营业收入分别为2.09亿元、2.16亿元、2.89亿元、1.52亿元,2020年、2021年的同比增速为3.37%、33.44%。对应的净利润为0.34亿元、0.41亿元、0.54亿元、0.32亿元,2020年、2021年同比增速为20.03%、31.97%;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为0.28亿元、0.35亿元、0.52亿元、0.25亿元,2020年、2021年同比分别增长22.37%、49.47%。 

  上述经营业绩数据显示,2021年,无论是营业收入还是净利润,浙江控阀均实现了快速增长。 

  与经营业绩相对应的是,报告期,浙江控阀的应收账款余额分别为9858.72万元、1.21亿元、1.38亿元、1.57亿元,2020年至今年上半年,同比增长22.79%、13.74%、14.22%。2019年至2021年,应收账款余额占营业收入的比重分别为47.10%、55.94% 、47.68%。 

  公司解释,2020年应收账款余额占营业收入比重相对较高,主要原因系2020年末公司对中广核工程有限公司、西安陕柴重工核应急装备有限公司应收款大幅增加所致,2021年度,上述客户已向公司支付大部分货款。 

  今年上半年,公司应收账款余额占营业收入的比重达103.69%。 

  中国心连心化肥是浙江控阀的主要客户,报告期,公司对河南心连心化学工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二分公司单独计提坏账准备14.85万元。今年上半年,公司对中国心连心化肥的期后回款比例34.91%,2019年至2021年的期后回款率分别为81.49%、96.88%、72.11%。 

  在应收账款按账龄计提坏账比例方面,行业可比公司中,一年以内的计提比例均为5%,而浙江控阀计提比例为3.06%。 

  与应收账款激增相对应的是,浙江控阀的经营现金流净额急剧减少。报告期,公司经营现金流净额为0.52亿元、0.44亿元、0.37亿元、0.07亿元。虽然营业收入、净利润持续增长,但经营现金流反而持续下降,二者背道而驰。尤其是今年上半年,经营现金流净额仅为696.59万元。 

  今年上半年,公司存货余额为0.82亿元,与年初持平。 

  上述种种迹象表明,去年及今年上半年,浙江控阀存在为了冲业绩闯关IPO而放宽信用的可能性。 

  突击分红1.83亿再募资补流 

  浙江控阀的内控也存在问题,导致公司多次被罚。 

  据披露,浙江控阀存在转贷行为。为了满足日常流动资金需求,浙江控阀频繁通过供应商杭州富阳金发金属材料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发金属”)取得银行贷款,2019年至2021年,通过金发金属获得贷款16笔,金额合计为1.5亿元。 

  在通过供应商转贷获得贷款的同时,浙江控阀却将资金拆借给公司控股股东三方集团及实际控制人方永良,2019年、2020年拆出的资金分别为1.02亿元、0.61亿元。 

  在内控规范方面,2019年度、2020年度,为方便业务人员报销,浙江控阀实际控制人方永良、方永星通过其个人卡为公司代垫备用金,这两年,业务报销金额分别为539.13万元、420.98万元。 

  也是在这两年,为降低员工个税缴纳金额,浙江控阀利用小微企业、劳务派遣公司合计发放员工工资分别为559.94 万元、532.16万元。这就是通常所称的刻意逃避税费行为。 

  在招股书中,浙江控阀称,公司积极与税务部门沟通,根据实际工资发放情况,以合并计算的收入重新进行工资收入申报并补缴相关税款。 

  报告期,浙江控阀还领取了3张罚单。2020年11月,因为虚开增值税发票,金额接近10万元,被税务部门罚款0.9万元。当年8月,公司涉嫌存在使用危险物品未采取可靠的安全措施的违法行为,被应急管理部门罚款2万元。当年12月,因未按规定组织从事接触职业病危害作业的劳动者进行职业健康检查、未督促指导劳动者使用个人防护用品、打磨车间通风除尘设施未正常使用、制壳车间作业岗位未设置通风除尘设施等,浙江控阀被卫生健康主管部门罚款6.50万元。 

  浙江控阀存在刻意圈钱的意图。 

  在IPO前,浙江控阀突击大额分红。2020年5月,公司向全体股东每股派发现金股利2.34375元(含税),合计派发现金股利1.50亿元。 

  而2019年至2021年的三年,公司实现的净利润合计数为1.29亿元,三年的净利润还不够这一次分红。 

  2021年9月,公司再度派发红利0.33亿元。两次分红合计为1.83亿元,超过报告期净利润之和。这意味着,公司将报告期的盈利全部分掉,这还不够,还将此前的积累也分掉一部分。 

  分光积累后,浙江控阀计划通过本次IPO募资3.52亿元,其中0.5亿元募资用于补充营运资金。据此判断,公司有明显的圈钱迹象。


取消回复欢迎 发表评论:

关灯